写手&译者,杂食

[授翻/维勇]Re: Yuri Katsuki 第29章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0273/chapters/21303089

原作者:Ishxallxgood

该章译者:恶水症

所有版权归原作者Ishxallxgood所有,任何人不得作商用或无授权转载。欢迎大家去原文(无需翻墙)给原作者点Kudos。尚在连载中。


※这是原本由 @Lynn 、 @Mr.Blank_ 两位翻译的Re: Yuri Katsuki的29章,由于种种原因我译掉了,风格上如果和原译者有所不同请大家多见谅。

※这章的主要CP(可以说通章)是披集&克里斯,另包含少量侧面的LeoJi,如果有不适的话请注意避雷w。


前后章 28← →30

————


视线拉至泰国,披集现在仍因中国站的胜利而兴奋不已。那几天真可以说是他一生中最开心的几天了。不提夺金的事——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忘掉他夺得了金牌的事?但是有勇利在他的右边和他一起站在领奖台上,那可能真的是全世界最棒的事情了。更别说站在他左边的那个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现在,是他的朋友。一夜之间他平静普通的二十年人生就被颠覆了,而一切突然充满了超现实色彩。


打开法国分站赛的直播,披集给克里斯托夫发了个简短的“好运”,然后连上了雷奥光虹。


“预测一下?”光虹一边嚼着薯片一边问。


“嘛克里斯托夫很明显会是第一。”披集说,把电话放在笔记本电脑上,这样他就不用总拿着了。


“对,当然。我还是没法相信我们和他还有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起出去玩了!我是说这真的是我们的生活吗?我们现在是花滑之神的朋友了?我是说维克托·天杀的·尼基福罗夫和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居然知道我们的名字了!”雷奥大喊。“噢开始了。”


他们仨接下来就聚精会神地看起了男子花滑的短节目,到处地发表着评论,预测着比分。短节目结束时,克里斯托夫排在第二,格奥尔基·波波维奇差不多领先他一分。他们热烈地讨论着自由滑可能会怎么样、前三可能是谁、还有格奥尔基到底能不能赢过克里斯托夫获得金牌。赛后采访也结束的时候,披集打了个哈欠,祝他的朋友们晚安。结束通话,关上笔记本放到一边,他向后扑通躺倒在床上。给手机充上电之后,他习惯地祝勇利抱枕晚安,刚要闭上眼睛……他的手机震动起来。狠狠地拍向了手机,披集在脑海里短暂地好奇了一下大灾难维克托又在干什么,然后他睁大了双眼,他一点都不困了。






披集在读到最后一条信息的时候屏住了呼吸。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绝对在和他调情。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想不出一个好的回复,披集·朱拉诺,社交网络之主,想不出一个好的回复。但说实话当克里斯托夫·天杀的·贾科梅蒂和你说“祝好梦,我的小美人”的时候该回什么?艹。


披集睡不着。他努力过了,但是他睡不着。生活有点太刺激了,而他心中的一小部分想要过得简单点。在那段每天晨起和勇利一起练习,充满的大学课程的时光里,他其实不需要对什么事情真正上心。那时候他唯一要在意的就是他的3A有没有勇利那么优雅。


现在他脑袋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念头,关于大奖赛决赛资格,关于都走到了这里不能现在让他的国家失望。他身上有太多的负担了,而他已经做了他能做到的一切去争取那个资格,现在剩下的只有其他人的表现了,那是他显然控制不了的事情。说实话这挺让人神经衰弱的。


然后就是维克托的问题,还有他是不是用合适的方式对待勇利……因为披集发誓,如果那个男人再做出任何伤害勇利的事情,他很可能会投身于某些肮脏的跨国集团以谋杀维克托·该死的·尼基福罗夫。勇利拥有他生命中见过的最纯粹的灵魂,充满了紧张与焦虑,容易沮丧,但却对他身边那些让他无法呼吸的每个人每件事都倾注了那么多的爱与敬意。勇利的爱是那么深切,以至于披集相信勇利之所以会焦虑,是因为他已经竭尽全力让他身边的每个人露出笑容,所以忘了自己该怎么笑。这个世界配不上勇利这样的人,如果维克托再特么搞砸,他就该下地狱。


还有一件事摆在面前,克里斯托夫·天杀的·贾科梅蒂正在没皮没脸地和他调情,而披集甚至没法思考这意味着什么。对,克里斯托夫显然对他有兴趣,至少有兴趣到都开始调情了,但是关键的问题是他,披集·朱拉诺,想要什么?


披集对暂时的放纵并不陌生——毫无意义的关系伴着令人兴奋的性,探索他从不知道存在在他身体里的部分,但是披集从来没和人有过一段真正的关系。没有维克托和勇利之间那样的。没有,他从没与任何人相爱过,他从没有遇到让他觉得特别的人。他想要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当维克托和勇利彼此对视并且看到对方眼中纯粹的爱慕时是什么样的感觉。披集只能假装他知道,但他不知道。当然,他看得见,不管哪个傻子都看得见。维勇两个人让彼此陶醉这件事情太明显了。他也能在别人身上看到,比如说光虹。他看得出他的朋友偷偷看雷奥的方式,光虹会在雷奥偶然碰到他的时候,或者俯身在他耳边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脸红。他知道怎么在别人身上看出这种感情,他知道怎么分辨那到底是不是一段真正的感情,不幸的是,他自己从没体验过。


他想从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得到什么?打一炮?上帝作证那屁股确实很诱人,但是他就不想要些其他更有意义的东西?他不确定。克里斯托夫在寻找他的勇利,那,披集能不能成为那个人?他不确定。当他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的呼吸不会凝滞,当他靠近低语的时候披集也不会觉得胃里有只蝴蝶在振翅。这和在舍友睡着的时候对着海报示爱可不一样。不,这一点都不像勇利对维克托的感情,更不像维克托对勇利那种神经病一样的感情,见鬼这甚至不像雷奥和光虹之间那种纤细的互动。


他只知道他喜欢和克里斯托夫之间的友情。这很舒服,没有半点被迫和不愿,他们之间相处起来就像已经认识了好多年一样。他在那个男人身边会觉得舒适,就像在勇利身边一样,而考虑到克里斯在他们第一次说话时就对披集卸下了心防,那个男人显然有同样的感觉。披集有些困惑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这份在他们之间萌芽的感情。


披集又醒着躺了四个小时,在太阳从他窗边升起的时候放弃了治疗,第二天的练习变得难以忍受起来。还好切莱斯蒂诺注意到了他的睡眠不足而对他很温和。尽管如此,这也依然是他一生中最漫长的六个小时之一了,仅次于他和勇利跑出去被底特律警察抓住,切莱斯蒂诺不得不去保释他们的那次。在那次大失败时候他们还不得不继续的练习,那可真是地狱。


午饭和大量咖啡因,以及之后他打的盹让他觉得自己又有点人样了,然后他用了大半个下午逛宠物商店直到找到自己的目标。他想找些仓鼠替代很久以前在底特律去世的那些,它们的生命如此短暂真的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情,尽管如此它们还是十分可爱,而披集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最后他找到了一家品种齐全的店,还有三个和他无声对话的小家伙。买完他需要的一切,他回到家在房间里搭起了笼子,并且向他的兄弟姐妹展示他的新朋友,告诉他们该怎么照顾仓鼠,毕竟当他去参赛的时候他需要别人帮他照顾它们。


等到了晚饭时间,咖啡因的效果消退让他的精神更差了,而他不敢再喝一杯,毕竟再次通宵对他现在的窘境只有负面帮助。他用将近一半的注意力试图保持清醒,因为那样他就能看自由滑了,但不幸,他的身体背叛了他,当他在沙发上坐下来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知在什么时候,不知道是谁把他搬到了床上,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RSS订阅在他的手机屏幕中间通知他克里斯托夫赢得了法国站的金牌。错过了他的自由滑让披集觉得挺抱歉的,但是肯定没有如果他错过了勇利的滑冰会觉得的那么抱歉。他打开Ins给克里斯托夫发了一条简短的祝贺。






他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早上了,而他的闹钟嘟嘟嘟催他去练习。查看手机,读到昏昏沉沉的自己和克里斯托夫的聊天记录之后披集差点犯了心脏病。他才意识到克里斯托夫建议给他俩取个CP名,克里斯托夫·天杀的·贾科梅蒂,建议给他俩取个CP名。



评论(13)
热度(109)
© 恶水症 | Powered by LOFTER